欢迎您来到湖南皇家AG现金_ Welcome !瓷业-皇家AG现金官方旗舰店!
您当前位置:瓷器行业新闻 >浏览文章

如何认识釉下五彩的价值

2018/1/13 11:22:49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釉下五彩瓷装饰工艺的基本程序是:在素烧坯体上构图——勾线(或墨线或色线)——分水(在双勾线内填色料水)——喷釉——烧威。其中勾线和分水是釉下五彩瓷工艺操作的重要技法。在坯体上勾勒线条和进行分水操作,看来并不复杂,但要做到熟练掌握也极不容易。以勾线和分水填色等基本操作技法构成的釉下五彩瓷装饰工艺,主要应用于工笔花鸟、人物、装饰图案等题材的创作实践中。人们还创造了诸如喷彩、色釉彩、堆坭釉、泼彩、釉下彩贴花以及色釉与釉下彩结合等装饰工艺技法,应用在山水画、写意等题材的艺术创作之中。

醴陵瓷器-扁豆双禽瓶:造型优美,线条流畅,高贵典雅

醴陵釉下五彩瓷的工艺价值由其工艺烧制难度、工艺复杂性和工艺独创性决定的。醴陵釉下彩的最大工艺价值是使釉下的色彩与色彩上的釉层实现既牢固又完美的结合。这在中国的制瓷史上具有独创性贡献。宋瓷以单色釉为主。元代釉下色仍以青花为主,釉里红并不成功。明代永乐、宣德仍以青花为主打产品。明成化的斗彩只是把釉下青花与釉上色彩结合起来。官窑瓷器从宋代的五大窑口到民国的珠山八友工艺上只实现了釉下单彩、双彩以及釉上五彩,而釉下色和高温釉下五彩瓷创造了人类陶瓷文化的奇迹。


醴陵釉下五彩瓷还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纵观中国陶瓷文化历史和醴陵釉下五彩瓷发展史,醴陵釉下五彩瓷具有强烈的个性特征和自身的特殊性。醴陵五彩瓷无论从造型、工艺绘画和火的烧制技术都是一代代中国人的智慧结晶,都赋予传统文化思想,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在中国制瓷史上是一大创举。釉下五彩瓷生产历史短。技艺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曾处于濒临失传的境地;再因其独特和复杂的工艺特性,现存世量稀少,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升值空间很大。


  四大特征才有升值潜力


  第一、优秀的釉下五彩陶瓷作品的画面首先必须具有较高的艺术性。作为高档艺术品,第一时间带给人强烈而且持久的美感是必备的首要条件。陶瓷艺术作品的美感可以从两个方面来欣赏。一是陶瓷绘画的题材本身给人美感,具有较高的艺术性。比如去年是虎年,许多画家喜欢以老虎为题材。但是在画面的布置上就有许多技巧。首先是选择画一只、一对,还是一群老虎;其次画面中老虎的朝向是上山虎还是下山虎;不同的人能够从相同的画面里解读出不同的信息,能否引导观众理解绘画创作的初衷?一般来说,一只老虎代表王者独尊,但是往往也就是孤独和霸道的象征;两只老虎入画一般来说就应当是一公一母,一卧一踞,一正一反,一慈一威,才能给人以和谐的感受。如果选择花卉作为创作题材,花朵的数量同样也有讲究。画的太满则没有灵气,太疏就显得单薄。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三、六、九”的数量都可以代表多数的意思。“三”还可以给人稳定的感觉,“四”有四季发财的寓意。至于山水绘画的留白更是被视为画面是否具有生气的首要标识。


  第二、优秀的釉下五彩陶瓷作品是装饰和器型的完美结合;釉下五彩瓷从根本上说是装饰工艺,那么所有的装饰工艺的最终结果首先必须是和作品器型的完美结合。绘画题材也好,绘画技能也无可挑剔,如果和器型不协调,仍然只是一件失败的作品。不同的陶瓷器型有不同的视觉重心,不同的绘画题材也对器型提供的观赏面有不同要求,只有二者结合起来,才谈得上美感。这也是许多宣纸上的绘画高手,到陶瓷上进行创作很难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相比较宣纸的平面构图,陶瓷创作实际是在立体的瓷面上进行构图和布局,在欣赏过程中和对宣纸作品的一览无余相比较,也具有独特的移步换景的功能。一件好的作品会让人觉得绘画是对器型最为合适的装饰,而器型也是表现这一题材的最好形式,二者达到高度统一和协调。


  第三、优秀釉下五彩陶瓷作品还要充分体现釉下五彩的工艺特色。釉下施彩、高温发色是釉下五彩的基本工艺特色;晶莹剔透、色彩明快、清新脱俗、淡雅精致是釉下五彩的基本观感;发色稳定、永不褪色、耐酸耐碱、无重金属有毒元素析出是釉下五彩基本的物理性质,也是釉下五彩与同时期釉上彩、粉彩、低温红等其他装饰工艺相区别的标准。只有烧制温度达到1380度以上、发色纯正稳定、釉面完整均匀、釉质通透的陶瓷作品才称得上是一件优秀的釉下五彩陶瓷作品。比如斗彩就是在某一种或几种颜色无法通过釉下五彩工艺烧造出来的前提下,不得以而采用釉上低温发色原理进行补充,本质上来说就是一种不完善的釉下五彩工艺。


  第四、优秀的釉下五彩陶瓷作品还必须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和典型性。对于同一绘画作者,能否代表他创作的最高水平?对于釉下五彩发展的某个时期,某一种特别的工艺尝试,这一件作品能否具有代表意义?这些因素往往就决定了一件作品的实际价值和升值空间。例如在醴陵陶瓷生产历史上有一段时期使用具有放射性的氧化铀作为黑色的发色剂,称为艳墨,有一段时期组织尝试使用各种稀土颜料作为发色剂,这些尝试的过程本身具有鲜明的时段性,产生的作品数量也非常有限,甚至随着工艺的改进和颜料的替换,在没有可能进行复制,这些作品自然也就具有了典型性和代表性,值得收藏界广泛关注。



关键字:
0
上一篇: 釉下五彩瓷为醴陵标志之一
下一篇:一片陶瓷说中国

推荐阅读